【灵能使者李旺财】(第一章校园之鬼)

时间:2015-07-29 14:26 文章来源:互联网

  第一章校园之鬼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李旺财从地上醒来就在一个大学校园的门口,前后左右都是这所大学的正门门牌,这些门牌一模一样,都清晰的写着鼓浪大学,再无其他去路,也就是说想离开这必须进入学校,这本身就显得很不合理,四个校门把这块空地封的严严实实,且都被淡淡的雾气包围着,校园内的一切都被笼罩着,什么也看不清。仔细回想也理不出个头绪,李旺财总觉得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些奇怪的场景里,脑子还和一团浆糊一样,不仅想不起自己怎么来到这的,连这之前的记忆也是模糊的。
 
  无多想,仿佛有种使命指引着自己去一探究竟,随即走进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校门,一越过门线视野立刻就清晰了,明明感觉那层雾很厚,不到一米厚的迷雾竟然遮挡住一切。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门卫室,没有人,接待窗还敞开着,桌子上有两个竹编外套的暖水壶,一台老旧的收音机,躺椅紧靠着桌子,再里边有个小木床,被子叠的方方块块,李旺财猜想这的门卫可能是个当过兵的老大爷。
 
  往前是一条宽阔的林荫道,两旁都是高大的梧桐树,微风吹过带起片片落叶,几缕太阳的金线透过层层枝叶披洒在甬道上,本是一个和谐美好的画面却缺少了重要的生机,连绵几百米的梧桐树群听不到任何鸟语蝉鸣,而地面干净异常,不见一丝尘土,就像从没有人走过一样,也如此,长长的甬道既不见一个学生也不见一个老师。甬道尽头出口处撘立着一个电话亭,李旺财想不明白这种早已被时代淘汰的产物为什么还会立在校园里。
 
  离开林荫甬道,迎面就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中心坐落一个大大的世纪钟,时间显示在四点整,结合那刚刚初生的太阳,现在是凌晨四点整,天亮的这么早,应该是夏季,李旺财总觉得自己前一天还不是处在这个季节的。广场是校园的中心,越过广场就是主教学楼,西侧是以办公大楼为主,还有搞学生活动的专门楼栋,一个很大的半椭圆的会议教室,搞实验研究的楼栋,图书馆等等。东侧是宿舍群还有食堂,以及一些不知用途的建筑。教学楼并没有完整遮挡住后边的场景,还能看到足球场的球门和几块篮球场地,还有一个不小的体育馆。
 
  凌晨四点多而已,也许是学生们还没有起床,竟连个晨读的都没有,李旺财如是想。偌大的广场同样空空如野,倒不是说广场单调,周边也种了几颗杨柳,一颗杨柳树下还停放着一辆爆米花车,有一些爆好的米花被盛放在方方的小盒子里,边角的台子上有,水池边也有,不难想出它是用来喂鸽子的,可鸽子呢?鸽子也懒了不成?世纪钟下是喷泉环形水池,白白的水花从高处落下沉入池中,溅起好多气泡,带出层层涟漪。池中之水清澈透明,到处是盛开的艳丽的荷叶,唯独不见一条游鱼。
 
  不对!这有些诡异了!为验证心中猜想,李旺财大步流星直奔宿舍走去,果然上楼登记处也没人在,随意的推开了一间宿舍,没有上锁,两张上下铺双人床,同样的床褥和被子叠的好好的,衣柜也是随手就打开,整整齐齐的。干干净净的桌面,一尘不染的地面。就是没有人,接着推开另一间宿舍,还没有人,如是重复的打开了整整一栋楼的宿舍通通没人,虽摆放各异,有的甚至不太整洁,但都干净的要命。楼道也是厕所也是。
 
  心里有点毛躁的李旺财一出宿舍就大喊了一声:「有人吗?」用足力气的一声吼,声音震荡的传遍整个校园,这时李旺财才发现整个校园除了自己的声音,安静的可怕。连着喊了数声,竭斯底里的呐喊,仍没有任何回应。接连进了几个宿舍也是如此,教学楼里也一样,什么都有,就是没人。全体度假了不成?怎么也该留个保安什么的吧,小动物也度假吗?不!这个校园有古怪,从进来时候就有问题。
 
  感觉不对的李旺财急于想离开这个学校,他一直往东到宿舍边缘处纵身一跃就攀上围墙,翻身越过后还没来得及庆幸,抬眼一看竟是学校的办公教学楼,周身一瞧身边的楼群,这!这!这是这个校园的西侧。从东侧翻墙出去却到了校园的西侧,鬼打墙?魔咒?心里已经害怕的李旺财赶紧的又朝着校门口跑去,这个校园不小,不知为什么没有后门和侧门,跑过甬道再次来到校门口,使劲迈出一步穿过了这层隔绝一切视线的雾,再次来到那块小小的空地,还是四面都是这所大学的门牌,朝相反的一个走了进去,入眼一看,那门卫室的布置摆放,眼前的林荫甬道,这分明就是自己刚刚离开的校园!
 
  简直是被人囚禁在了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天知道还能不能出去,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现,恐惧却已蔓延到李旺财的每一个细胞,连站都有些站不稳,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也不重要了,摆在眼前的是一个充满诡异的封闭空间把你困了起来,而你却毫无办法。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大的恐惧。坐在地上喘息了一会,没有什么困难难倒过李旺财,敢于直面死亡的男人又有何惧。
 
  很快的李旺财从慌乱的情绪中平复了下来,感觉自己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一开始的恐慌过后冥冥中有个声音提醒自己,你是拥有使命的,你是为了完成使命才来到这个地方,不管为了什么,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找出真相,再次来到了教学楼,随意的翻阅了一些教材,计算机系方面的教材都是一些很基础的知识,基础到已经被淘汰,顺着找到了信息室,打开了一台古董级的方正电脑,那大屁股显示器,那大号鼠标,用着可真不爽,开机界面是神奇而传统的Windows95 系统,李旺财本想通过网络联系外边,可惜并没有联网,只能打开校园内部的局域网址。
 
  还有一点比较奇怪,校园的教室里都是涂绿漆的木制桌子看起来还比较陈旧。
 
  这在大学校园中是比较少见的了。
 
  出了教学楼再次来到宿舍,不过这次进的是女宿舍,反正全校也没人,女生的宿舍和男生宿舍比虽不见得更干净,但处处充斥着女孩的生活的气息,比如窗户外挂着的胸罩和内裤。床褥的色调也更暖一些,地上摆了很多女孩的鞋子,衣架也挂着很多女孩的衣服,看起来会显得拥挤却不乱。桌子上有一个相框,上面是几个朝气的女孩子凑在一起的合影,应该就是这间宿舍女孩们的。很漂亮的几个姑娘,拥在一起笑起来也很甜美,这是相机拍摄的,边角处有显示拍摄日期,详细到分钟。可是年限的地方李旺财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月份之后的数字都是清晰的,年份地方的照片并没有刮花,就是朦胧着无法看清。突然的这让李旺财想到了世纪钟,刚进来时候没太在意,以为是自己没看清。现在看来是某种神秘力量在作祟。
 
  又翻找了几个女生宿舍,除了更了解女生的私密生活,没再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正准备离开时,楼道里传来女孩说话的声音,「我那个男朋友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家,那晚痛死我了。」「妹妹你就知足吧,要是连这时候他都不卖力的话那就离分手不远了。」顺声逐人,李旺财可算是第一次在这校园见到人了,冲到楼道正巧看到两个倩丽身影的女孩转身下楼,「誒!」疾呼一声见两个女孩没有回头,仿佛没听到一样,顾不得对方发现自己在女生宿舍的尴尬,紧一步追了上去,3 秒都不到,楼梯口什么也没有,以她们的那个步伐速度最多走到楼梯的折返台,下了楼梯一切又安安静静的,哪里还有什么女孩的身影。
 
  循迹无果,李旺财甚至撕毁好几件女生衣服大喊,也不见任何声音。不觉就来到了西侧寻找线索,如教学楼找不到学生,办公楼也找不到老师,还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很多钱,万把快,都是百元大钞,不是唯一神版本的红票子,还是四大天王版本的绿色。也许这个老师有收集旧钞票的习惯,不过这么多还真是少见。
 
  临走时并没有贪图的把它们塞入个人腰包,李旺财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是觉得拿着它们没有任何意义。陆续查过好几栋楼还是一无所获,就连李旺财的信心也被动摇了。又走到图书馆面前,不同于其他建筑,一座给人感觉就很压抑的死气沉沉的建筑,也说不出这感觉来自哪里。就在李旺财低头打算放弃转身离开的时候,「喂!你过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巡目望去,图书馆侧门那一个个子不高的女生,只探出半个身子,她那圆圆的小脸蛋上写满了兴奋。
 
  李旺财依言走了过去,可算见到人了,也是高兴的很,从她身上应该能知道不少有用的信息,直言问道:「丫头,你知道这个校园是怎么回事吗?」「稍等一下。」只见那个女孩对李旺财左看看右看看,看的让人心里发毛,伸出两根纤细的小指头捅捅李旺财的肩膀,接着又在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啊!疼!丫头,你神经吧,就你那看稀有野生动物的眼神我就觉得不对劲,你掐我干什么。」这女孩真使劲,疼的李旺财龇牙乱叫,都想骂娘了。
 
  「活的!跟之前遇到的几个不一样,不但能碰到还知道疼,终于见到一个正常的人了。我好开心。」可以看出女孩真的很开心,甚至欢快的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都忘记了身边还有旁人。
 
  李旺财一见如此也释然了,这校园这么诡异,她可能被困更久,见到另一个人时难免不情绪激动,干出点离谱的事,说不定掐人是人家的庆祝方式。看她蹦跶完了,兴奋劲也过去,遂再问道:「你被困在这应该不少时间了吧,能跟我说说你所知道的吗?也许我们可以合计出离开的方法。」欢舞过后的女孩也重拾冷静,真性情完全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暴露,让这个看起来腼腆的女孩俏脸微红,有种掩饰不住的尴尬,赶紧摆出一副文静小女生的样子。她又探头向图书馆的两侧左瞧瞧右瞧瞧,显然在警惕着什么,然后很谨慎的开口:「你想知道的话,跟我到图书馆里边,我会一一细说,这里不方便。」说完拽了一下李旺财的衣角,自己就先躲进了图书馆,看得出女孩也很迫不及待的找个人来说说话,只是她表现的比较含蓄一点。
 
  尾随她进去,小女孩留着披肩长发,头发末梢微微打卷,个子只到自己肩膀,一米五几的身高,胳膊和腿裸露出的皮肤白腻腻的光泽剔透,让人忍不住有按到她狠狠舔几口的冲动。江南水乡的姑娘刻意去保养也难有这等细嫩的皮肤。刚才在图书馆门口有仔细正脸端瞧,小圆脸,五官精致,她高兴时笑起来的样子很是可爱,李旺财的心也不再那么绝望,即便真找不出离开的方法,有这等可人的小姑娘相伴也不错嘛。
 
  上楼一拐,在资料室旁的一个向阳处女孩停了下来,径自坐在了椅子上,伸手示意李旺财坐在一旁,率先开口说道:「从你一开始进来我就发现你了,不过我并不敢去接近你,怕你向先前见过的几个人一样,几个小时后就消失了。不过现在没问题了,你看你进来都大半天了,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清晰,一点也没有变淡,且你还有知觉,你不知道从那件事后没见过一个正常人是多么可怕。」「等等,你说先前见过几个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怎么就不正常了?」这时她说什么李旺财就顺着问,这样能更快的增进两人熟识度,况仓促打断别人只问自己想知道的内容也不礼貌。
 
  「在你之前,从校门外进来过几个人,三个和尚两个道士,是不同时间分次一个一个进来的,他们的身体是半透明的,碰不到,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幽灵,接触后才了解他们都是热心肠的好人,在听了我的遭遇后他们都愿意帮我,可是没多久他们都会消失。唯独最后一人身体是由清晰慢慢变淡,我从身后拍他肩膀,他无察觉,接着我就很快发现他没有知觉。最后这人和我相处的时间最长,也紧紧在半天时间就消失了,在那之后我以为再也没有人可以依靠了。」「和尚和道士?为什么遇到都是这类人呢?」
 
  「那我怎么知道!我还想来个白马王子拯救我呢。对了,互通一下姓名吧,难得见到差不多的同龄人。」女孩说话还很风趣幽默,给人一种很自然的亲近感。
 
  「差不多的同龄人?」
 
  「看你也不过二十几岁嘛,我叫单梦霞,大二,今年21岁。」「抱歉!我还以为你是小学生。」
 
  「又是这样!每个人第一次见我都拿我当做小孩子,我只是个子矮一点,长了张娃娃脸而已。」小脸蛋急了起来仍不失可爱,「小学生能发育出这样的胸部吗?」说着她还象征性的挤了挤胸,别说虽不是什么巨乳波霸,这小巧玲珑的身上安装个C 罩杯,还真是突出显眼,看起来真不觉得小。「你呢,光说我了,你又叫什么名字?」
 
  「李旺财。」
 
  「啥?旺财?怎么跟狗狗的名字似的,你不是逗我开心骗我吧?」「名字哪能随便乱起,你就不能别往那上想吗?」「好,好,我尽量忘记印象中伸舌头打哈哈的旺财形象,噗。」单红霞嘴里憋着笑,还是没忍住,「好久没这么笑过了,你这人,哎,能见到人就太好了,换回话题说正事吧。」话音一转单红霞的脸色遂又严肃起来,「这所学校里有鬼!
 
  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也说不清了,我只记得那一次我在图书馆看书,累了睡了一小会,等我醒来时候学校里所有人都消失了,并且无论如何我也离不开这个校园了,我不知道他们是遇害了还是去哪了,我从那之后就一直被困在了这里。「「你说有鬼?鬼在哪里?」
 
  「校园里会随机出现一些鬼影,他们有时谈论说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的身影,但转瞬即逝,什么也没有了,这些人看起来是学生,我遇见过好多次鬼影,这些学生我从来没见过,永远都是陌生的新面孔。」「学生的幽灵?我好想见过了,我追过去她们就消失了。」「你见过了!那你不怕吗?」
 
  「我当时根本都没想到这一层,她们也并没有伤害我啊,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呢?」
 
  「问得好!我最害怕鬼怪了,每次听到他们的声音见到他们的鬼影我都怕的要死,只有这里!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鬼影,那一天后我谁也找不到了,回到宿舍小姐妹们也不在了,起初我还睡在那里,但隔一段时间会有出现幽灵,我怕极了,换过好几个地方住,最后发现只有这里,我醒来的地方,从不出现幽灵,放心吧,这个校园这里是最安全的。」
 
  「原来如此,这里环境倒是不错,一直闷在屋子里不敢出去也苦了你了。」李旺财望着四周感慨道。
 
  「对了,你有电话卡吗?IC卡。」
 
  「IC卡?如果有需要的话,手机号给我,我可以帮你充值。」「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想在电话亭给我弟弟打一个电话,他今年刚当兵,新闻报道上个月好多地方发生了洪灾,他去抗洪前线了,我想问个平安。可惜我没有IC卡。你这家伙竟说莫名其妙的话。」单红霞轻轻一呶嘴,有点不满的样子。
 
  「我感觉这里好像有什么问题,我又说不上来。」李旺财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又没有头绪,「我好像并不知道洪灾的事情,不过部队上的事情我倒是能帮上忙,我做过军事记者,跟几大军区的政委都有所接触。」「真的吗!」单红霞突然一下子扑到李旺财面前,双手紧紧握住李旺财的手臂。
 
  「丫头!松开,你太使劲了。」
 
  「对不起,我有事求你,还有别叫我丫头,我可是成年人!」单红霞稍稍释出了一步,手指的力量倒是没有松,「我求求你,帮我找到我弟弟,给他带去一些东西。」
 
  「好的,我帮你,如果能出去的话,话说你怎么这么在乎他,我是说这程度好像超过姐弟情了。」
 
  「跟你说说也无妨,好久没跟人聊过了,我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们姐弟两自幼父母离异,是母亲把我们两个带大,正因此她操劳过度,在我上大一那年她过世了。我和弟弟相依为命,直到今年年初我想让他好好读书,他要去当兵,他说我也是靠奖学金在勉强度日,最终我们大吵了一架,他背着我去从军了,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哪个部队,他叫单军。」单红霞语速平缓,毕竟是诉说一件伤感的事情,声音很小,语气也透着苦闷。
 
  「只有名字和入伍时间,这要疏通一下关系才能查到。」「需要钱的话,我可以毕业之后还你,拜托了。」「什么也不用,我帮你就是了,带给他什么东西?」「等下。」单红霞转身走进了资料室,「你也进来吧,这东西我不大会用,怕按坏了。」
 
  带着好奇李旺财也跟进去,一台电视,下边是一台CD机,传统而笨重的VCD ,厚实的有三块板砖摞起来那么高,单红霞正拿着遥控器发呆,好一会才按了播放键,是一段录制的足球视频。
 
  「我弟弟最喜欢看足球比赛,这是今年的世界杯决赛,今早半夜起来给他录的,先看一遍有没有断片瑕疵的地方。」
 
  随着视频的播放,听着那熟悉的标准正音解说,世界杯的决赛,法国与巴西队,看着看着,「下一分钟齐达内会进一个头球。」一分钟后齐达内果真进了一个头球,「下一个传球之后齐达内梅开二度还会进一个头球。」随着李旺财的话落,齐达内进了第二个球。
 
  「我的天哪,你怎么知道他会在那个时候以什么方式进球!」单红霞虽然不懂足球,但却是个很聪明的女孩,这不是巧合也不是预言,更像是知道未来一样。
 
  「这场球赛我看过,终场前珀蒂还会进一个,比分最后为3 比0 ,法国队获胜。」
 
  「这是不可能的!你一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了,那时候球赛直播还在进行,你不可能看过,你是从收音机知道这些的吧?故弄玄虚来吓我?」单红霞语速疾驰,像是要和人努力辩驳什么。
 
  「我身上没有什么收音机,我看过这场比赛,而且是在很久以前看过,为什么直播的比赛我会看过呢?」啊!我的头!「李旺财进一步细想的时候一阵头痛欲裂。
 
  「喂,你怎么了,不好受的话就先别去想了。」单红霞很是担心,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把搀扶起李旺财,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他可千万别有什么闪失,单红霞心想。
 
  沉寂了片刻后李旺财恢复了过来,在一个小个子女孩面前突然晕倒,还被人搀扶起来,总觉得是很栽面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力气变弱了很多,也许吃点东西能好些。」
 
  「那就去食堂,我扶着你。」单红霞小心翼翼的架起李旺财的手臂,就像搀扶一位久病不起的患者,随着李旺财脱力的提着腿,女孩调整着自己的步伐,快了就缓,慢了就加大步子,与之一致的速度一起来到了食堂,像小媳妇一样乖巧。
 
  这是学校里最小的第五食堂,窗口的玻璃都被拆卸掉了。单红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反正也没人了,我就自己拆掉了玻璃,这样打饭方便。说来奇怪托盘里菜每天会自动翻新,变成新的菜式,不用怕吃光。你先坐下,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打给你。」
 
  「随意吧,照着你喜欢的给我成一份就好了。」「还有这么好对付的人,这可是你说的,我口味可清淡了,一般人都不习惯你可别后悔。」单红霞调皮的一笑,很快的打好了两份,转身刚一动,啪!托盘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
 
  「鬼!鬼!」李旺财顺着她的视线转身看去,就在自己后边隔两个座位的地方,突兀的坐着几个打扮潮流时尚的女生(非主流烟熏妆外带杀马特造型),刚进来的时候明明还什么都没有。
 
  「先别动筷子,等我先拿手机拍下来传到微博上,嗯,今天吃到了最喜欢的砂锅柳子鱼,感觉棒棒的,么么哒。」
 
  「我最恶心你这行为,拍个饭菜都要用美图秀秀P 一下。哪像我天生丽质,什么也不做都成天的上万关注,姐的烦恼你不会懂的。」「装什么B 啊,有本事你把妆卸了,让网上那些撸管男看看真容,别人不知道我们几个还不清楚吗?要我说赶紧去韩国整一个,你看我只要注意一下别做笑一类的动用太多肌肉的表情,怎么摆姿势怎么美。」以上是几个杀马特鬼怪之间的对话。
 
  单红霞早就吓得死死抓着李旺财不放,右手薅李旺财裆上了,连JB带卵蛋都在人家小手里被攥的紧紧的,脸深埋进李旺财的胸口,身子微微发抖。
 
  李旺财舍蛋哄美女,「不怕,不怕,就是几个黄毛怪,不咬人的,马上就消失了。」就像是为了验证李旺财的话一样,没多一会几个杀马特淡化淡化就消失了。「没事了,幽灵走了,你可以放手了。」「真的?」「真的。」
 
  「我还有点怕怕的,你别这么小气,让我多呆一会。」「那要看你抓哪?捏坏了你可赔不起。」
 
  「什么赔不起?啊!对不起。」单红霞紧张过后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之行,心想对方可别把自己当成那种女人,小脸顿时红的不敢看人,只得再埋进李旺财怀里。羞臊够后心里不自觉就认为这男人可靠,就是想向他倾诉一些心里话,「你看到了吗?刚才那些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长得最不像人的鬼,她们说的什么我大多听不懂,什么手机啊微博啊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总是看到这些说着莫名其妙话的鬼,她们不会和你交流,只会出现再消失,然后把你永远的困在这里,出不去离不开。你能救我离开吗?」
 
  「我觉得那几个就是胡JB打扮的神经病,手机微博这些日常生活中接触这么频繁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要是能出去的话一定想办法带上你。」郎有情妾有意,主角又不是SB,李旺财怎么不知对方对自己有意思,这么娇滴滴的小美人投怀送抱也是巴不得的。一直这么相拥在一块,吃饭时候李旺财干脆把她搂腰放在大腿上,单红霞稍有扭捏倒也没反抗,仍把俏脸贴在旺财胸膛上,乖乖的坐着一动也没动。
 
  要说吧饭菜也没少吃,力量不见恢复,反倒是又虚弱了一些。单红霞猜测可能是鬼怪作祟,提议到图书馆修养一下较好。
 
  李旺财又是被搀扶着往回走,不过这次两人贴的有点太近,谁也不点破,走的是又慢又随意,像是在小情人亲昵在一起浏览校园景色。正巧在世纪钟下听到整点报时,单红霞见李旺财气色越差决定在钟下驻足歇会,两人紧密的坐在一起,单红霞的头依靠着对方肩膀闭着眼睛呓语说道:「我第一次进到大学校园的时候有个算命的学长说我会在世纪钟下遇到我的白马王子,并且他会在新世纪到来的那天向我表白。如果出不去,那一天到的时候我也只好将就一下了,嗯哼,你在听吗?」
 
  「你说新世纪?我都不确定我能不能活到新世纪,你以为现在是哪一年?」「98年啊,快了,马上就能迎接21世纪了。」看得出单红霞对未来很是期待。
 
  「什么!98年!」李旺财抬头看向世纪钟,之前看不清的年限终于清晰的显示出来了,1998年,「这,啊!啊!我的头!原来如此,啊!」这回比刚才厉害的多,李旺财疼的躺在地上打滚,汗流不止,险些昏阙过去,单红霞只能在旁干着急却帮不上忙。
 
  过了五分钟李旺财突然的就站了起来,精神矍铄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把一旁担心的单红霞都吓了一跳,「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有事的真相,但不能告诉你,我要先离开一段时间,抱歉现在不能带上你,但我会尽快的回来接你,相信我,我有苦衷。」李旺财义正言辞,双目紧紧凝视对方,单红霞也是一瞬不瞬的望着李旺财的眼睛,四目相对以完成了心灵的交流。
 
  「我就在图书馆里,直到你来接我。」单红霞镇定自信的答到。
 
  下一刻李旺财看了下天空,身体瞬间化作光离子飞散掉了。
 
  另一边同样是鼓浪大学,建筑更新,看起来更繁华。校园医疗室的床上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身上连着很多仪器,数值都是归零,突然心率仪发生了跳动,伴随「喝,哈。」的声音躺着的那个人一下就坐起来身子。旁边等待的医生立即把氧气罩按到那人嘴上。各项仪器的数值逐步恢复正常。屋里还有好多人围着,有学生、老师、保安等。其中一个穿着体面的半秃中年人一看稳定下来即可上前问道:「李大师,那个图书馆女鬼消灭了吗?」「不,她强大到了你想象不到的地步,幸好她不是恶灵,我在她的精神世界中迷失了很久才找到自我,差点就回不来了,还有!你为什么事先没告诉我你已经找过五个人去除鬼,他们人呢?」
 
  「大师,那五个人道术不如您都死了,您可一定要消灭它,还我们一个清静的校园,现在师生没人敢靠近老图书馆一步,整个校园都有女鬼出没的痕迹。」「别叫我大师,我跟那些人不同,跟你说过了我是精神异能者。你这有没有过一个叫做单红霞的学生?」
 
  「没有!没听说过,您可以到刘老师那查看各年学生档案。」这个从床上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旺财,天生的精神异能者,对人类的心理变化感应特别敏感,凭借多年的经验,李旺财知道这个校长在撒谎,他不但知道,而且他可能与女鬼的形成脱不了干系。
 
  

Tag:

    美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