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儿的夏天】(4)

时间:2015-07-29 14:27 文章来源:互联网

  走廊两侧是一个个的小隔间,从门间距来看,每间房的面积应该不大。
 
  这时服务生说道,「两位可以随意选取房间,扫一下手环即可使用,房间内的一切都是准备妥当的,有需要的话可以用呼叫器,我们会及时为您提供服务。」说完服务生便离开了,唐欣大眼珠子一转,说道,「小芸,要不咱们一起洗吧,我帮你按摩咯。」「走开你个色女,到那边最远的房间去,离我远点。」柳芸恶狠狠地说道。
 
  「哎呀你好狠的心,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好伤心哦。」唐欣装委屈的模样看得柳芸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唐大奶,我要进去好好泡一泡了,你看着办吧。」说完柳芸便扫码开门,眼看门要关上了,唐欣赶紧又说道,「小芸芸,要洗白白洗香香哦。」说完还抛了个飞吻,柳芸翻了个白眼关上了门,唐欣也自去隔壁沐浴更衣了。
 
  进门后柳芸发现里面果然不大,一共两间,外面是换衣间,里面是浴室,一个大木桶就占了一半的面积。换衣间里有顾客衣物保管处,也提供干洗烘干,旁边整齐的摆着毛巾浴巾洗澡巾等物品,隔壁架子上是各种瓶瓶罐罐,甚至还有一篮子各式各样的花瓣。
 
  柳芸拿起一次性内衣,翻看下发现样式很保守,质量却是不错。上身是无肩带的抹胸,在乳房乳头位置都有加厚的内衬,防止激凸和走光带来的尴尬,在内裤遮盖女性三角地带的位置也是同样的设计,简单来说和泳衣差不多,不过材质是舒适的棉质。旁边还有系腰带的睡衣和薄底木屐。看着蒸汽腾腾的大浴桶,柳芸终于开始脱衣服了。衬衫和短裙先脱下叠好放在一边,想了想柳芸还是没有选择干洗的格子,手提包等私人物品早就寄存在进门的私人储物柜了。
 
  此时柳芸身上仅剩胸罩内裤和黑丝连裤袜,露出了光滑的玉臂和平坦的腹部。
 
  柳芸把手伸到后背,轻轻解开了胸罩的挂扣,一对玉乳终于摆脱束缚解放出来。
 
  鲜嫩的乳肉,乳峰微微上翘,顶端是两颗嫩红的小樱桃,让人垂涎欲滴恨不得咬上一口。轻轻地褪下丝袜和黑色蕾丝内裤,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诱人的自然美,私处若隐若现,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整理好内衣裤袜,柳芸心想以后要带备用的衣物,穿了一天的内裤,就算是再爱洁的女人,多少也会有点味道的。
 
  沿着台阶迈进浴桶,迷人的羞处惊鸿一瞥,便随着可爱挺翘的玉臀沉入水中,「嗯…」水温稍微有点热,瞬间舒爽的感觉传入四肢百骸,柳芸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水底的小板凳高度刚好,水温是可以自主调节的,旁边的控制台有几个按钮,柳芸试着按下按摩功能。
 
  颇有力道的水流开始围绕着成熟迷人的女体换换流淌,感觉像是许多小手在身上轻轻搔动,甚至是股间羞处也被抚摸着,水流从可爱粉嫩的小菊花,扫过会阴,刺激着紧紧闭合的大阴唇,痒得柳芸忍不住夹紧双腿扭动身子躲避水流的骚扰。但痒痒的感觉的确很舒服,反正是私密空间,柳芸又轻轻分开大腿,让股间的肉唇和菊花接受水流的服侍。
 
  「嗯…嗯…」柳芸脸色潮红,口中不禁呻吟出声,只感觉这股水流的力道比爱人的手掌也不遑多让,而且充满了调情的味道,本来紧闭的肉唇,也瞧瞧露出了一丝缝隙。如果是唐欣,这时恐怕早已情动难忍,开始用双手揉搓自己的小穴了,奈何柳芸对性事所知了了,对手淫更是讳莫如深不敢探究,私处明明空虚麻痒需要慰籍,却只能咬牙强忍。
 
  好不容易熬过情欲蒸腾的难受劲,柳芸把头靠在浴桶边沿,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开始享受难得的舒适。一对洁白的玉足时而踩着水花,时而逗弄着水面的花瓣,好不惬意。
 
  柳芸这边正滋润地泡着,隔壁的唐欣已经擦干身子穿上了内衣,弹性极好的抹胸,几乎兜不住唐欣的一双肉球,乳肉硬是从抹胸的边缘挤出来好多。披上睡衣,唐欣从房间走出来并轻轻关上门,听了下柳芸房间里没有动静,于是踮起光着的脚丫悄悄往休息厅走去。
 
  来到休息厅,拉住一个女侍应,唐欣问道,「看见五哥了吗?」「欣姐,五哥在女儿国呢。」女侍应答道。
 
  「好的,谢谢你。」说完唐欣便朝着最里面的一个门廊走去,尽头被门帘遮着,门框上挂着块匾,写着女儿国三个字。
 
  唐欣没有停留,掀起门帘走了进去,刚走几步,就从前面拐角处拐出一个人来,看上去30岁左右的年纪,一身管家打扮,蓄着胡须的嘴角微微泛着笑意,目光深邃透着一股邪气,黑发及眉,细看之下有点像韩国明星玄彬,只是多了些江湖气。这人正式唐欣要找的五哥,会所里的大管事,其人本姓沈名武,因位高权重,处理事情狠辣果决,在会所上上下下积威颇深,所以被尊称五哥,只有会所主人梅姨才唤他一声老沈。
 
  唐欣站定脚步,朝沈武弱弱地喊道,「五哥。」沈武抬头看见唐欣,眼睛一亮,大步走上前来,口中说道,「小欣奴,怎么个这个时候来了,还穿着衣服,不知道规矩了么。」「五哥,我…唔…」还没等唐欣解释两句,嘴唇就被沈武的嘴堵住了,接着一条滑腻的舌头轻易越过牙齿,在嘴里追逐舔舐着唐欣的丁香小舌。唐欣被沈武压在墙上动弹不得,小嘴儿失陷的同时,唐欣感觉沈武的大手已经攀上了胸前的双峰,左乳被大力揉捏成各种形状,乳头也被食指轻轻撩拨着,没几下便挺立起来,乳头酥麻的感觉让唐欣想要呻吟,奈何小嘴被堵身子也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忍受沈武的侵犯。
 
  「唔…唔…啊…」突然唐欣的呻吟声大了起来,挣扎的也更厉害,原来沈武的右手沿着纤腰小腹一路向下,摸到了唐欣被内裤包裹的阴部,中指隔着布料在肉缝上轻轻来回搔弄。敏感的要害被袭,唐欣忍不住想要夹紧双腿,扭动身子躲避,沈武怎会容她逃脱,右手用力抵住整个肉丘,食指中指继续在穴口抠摸。不一会,内裤遮盖阴唇的位置渐渐透出一丝水渍,尽管唐欣不情愿,但也没法阻挡身体本能的反应,浑身的敏感部位都热的发烫,小葡萄似的乳头硬挺胀痒,隔着抹胸也清晰可见。阴道被一股空虚麻痒的感觉包围着,急速地分泌爱液,想要寻找东西来填充慰籍。
 
  沈武很满意唐欣的反应,虽然才调教了没多久,但唐欣身体的敏感度已经十分不错,稍加挑逗便情动不已,手指所在的密处已是泥泞不堪。看火候差不多了,沈武把内裤的三角部位拨到一边,顿时一个美丽水嫩的小穴现出形来。和柳芸略显稚嫩的小穴不同,唐欣的大阴唇比较饱满,此时被手指肆意玩弄,早已向两边分开,露出了鲜红的小阴唇和阴道里的嫩肉。沈武继续用食指和中指逗弄着穴口,大拇指越过尿眼,摸上了顶端悄悄露头的小肉芽,隔着阴蒂包皮轻轻揉搓,小肉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勃起,颜色也由粉红变成了艳红,好像要滴出血来。
 
  和柳芸一样,唐欣的阴蒂也是她的命门,敏感至极受不得刺激,用跳蛋之类的小玩具稍微玩弄,很容易就能达到高潮。唐欣在被调教的时候有次犯错,被水仙带去惩罚,水仙用一种专门针对阴蒂的刑罚来折磨唐欣,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差点要了她的小命。说来也简单,先是禁锢四肢让她无法动弹,保持双腿张开露出阴部的姿势。特别在大腿根和腰部加皮带固定,让屁股和阴部丝毫无法挣扎移动,再把阴唇分开用夹子夹住,由于腰部完全固定,所以阴唇的拘束不必太紧,只要保证顶端的阴蒂一直露在外面,无从躲避刑具就好。
 
  接下来便是几个侍女在唐欣身上轻轻抚摸挑逗,待她的身体稍微有了反应,密处湿润之后便退下不再继续爱抚。这时水仙用按摩棒的圆头抵住阴蒂开始刺激,因为目的只是让唐欣高潮,所以档位也仅仅是开在中档,唐欣阴蒂本就敏感,又被按摩棒直接刺激,哪怕是中档,很快就渐渐进入高潮。被束缚的四肢用力绷紧,十个脚趾紧紧蜷缩,腰身本能的挺起,却被皮带牢牢固定住无法挪动分毫,甚至是左右扭动都做不到。
 
  就这样,伴随着压抑至极的娇喘,唐欣在按摩棒的威力下缴械投降,高潮泻身。刑罚有轻重,当时唐欣刚被调教不久,所犯也是小错,只是水仙生性比较阴毒,喜欢虐玩同性,享受女人在自己的折磨下哭喊求饶的样子,所以才寻了个由头把唐欣搞到手里玩弄,却也不好下手太重,不然梅姨那里不好交待。说到这,就不得不稍微解释一下这种刑罚的原理。叫阴蒂刑其实并不贴切,其实是笑刑的一种,笑刑顾名思义,使人发笑的刑罚,简单来说就是挠痒。给阴蒂挠痒,不就是调情挑逗阴蒂么,其实不然。女人阴蒂和男人龟头在构造上差不多,刺激之下都能产生快感,较之龟头,阴蒂的神经末梢更为细密,因此也就更加娇嫩敏感。
 
  女人到在达高潮的过程中,血液向阴部汇聚,如果是单独刺激阴蒂,血液更多的在阴蒂的毛细血管中聚集,到达高潮之后的20分钟内,这股血液都不会散去。
 
  此时如果用按摩棒继续在阴唇和穴口处游走刺激,或者直接抵住阴蒂振动,女人会有一种极度酥麻酸痒的感觉,进而产生强烈的躲避欲,快感已经不在,更多的是难受,但还达不到刑罚的程度。就好比男人射精之后的龟头,被指甲轻轻一划,那种酸痒的感觉会让人忍不住弯腰躲避,这种感觉换到女人的阴蒂上,则更甚十倍。此时如果用针对阴蒂进行局部小面积振动刺激的器具,比如跳蛋,蝴蝶,阴蒂刷(应该是阴蒂振荡器,蜘蛛sm片里用得多,亚洲则不多见,分金属和塑料两种材质,形似电动牙刷,头部小拇指大小,充满突起颗粒,可以全面包裹住阴蒂进行振动刺激,振动频率高中低不必细说,在此简称阴蒂刷。)等等,在阴蒂上进行高频振动刺激,女人会产生极度难以忍受的痒感。
 
  就好比被挠脚心,即便是不怕痒的人都很难忍受,更不用说体质敏感天生怕痒的女人。阴蒂比脚心的神经末梢多百倍不止,又是在充血的状态下集中于一点的刺激,那种极度酸痒的感觉,就好像直接作用在心尖儿上,灵魂深处,噬入骨髓。在无法躲避的状态下忍受这种痒感,就成了酷刑。唐欣便是如此,高潮过后余韵还在,正在大口喘息的她并没看见水仙拿了一个金属制蜂鸣跳蛋走到了她的两腿间。刚才说刑罚分轻重,这种高频振动的跳蛋可以算中等程度了,虽然比不上阴蒂刷那种全包裹的刺激,但也不是初尝刑罚的唐欣能够忍受的。
 
  水仙望着肉缝顶端鲜红的小肉芽,阴恻恻的一笑,把跳蛋开到最高,直接抵在了阴蒂上面。唐欣还没回过神呢,就感觉腿间传来了似乎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痒感。那种蚀骨摄魂的痒,直接就让唐欣疯狂了,四肢拼命用力想要挣脱束缚,脑袋左右来回晃动,开始时的大笑很快就变成尖叫。从小到大,只和小伙伴们打闹时玩的挠痒痒游戏,此时变成了酷刑施加在自己身上,唐欣不停地尖叫、大笑,感觉全身的痒点都集中在了肉缝顶端的小肉芽上,恨不得有把剪刀一下剪掉令自己痒到歇斯底里的肉核。因为腰部和大腿被紧紧固定,阴唇都被分开,只露出孤零零的阴蒂,唐欣连挣扎都做不到,更不用说躲避这种给阴蒂搔痒的折磨了。此时肉芽的由原先的鲜红色变成了深红色,随着金属跳蛋的频率一起振动,给唐欣带去一波胜过一波无止尽的痒和痛苦。
 
  由于无法躲避,唐欣只能本能地收缩阴道和尿道来试图缓解痒感,但却毫无用处,挠痒折磨持续了将近一刻钟,唐欣只觉得身在地狱,心儿都要被痒的跳出来了。终于一股晶莹的水珠,顺着尿眼流了出来,由于熬刑脱力,尿道无法给尿液足够的助力,只能以失禁的方式沿着股间流到地上。水仙赶紧躲到一旁,也拿开了让唐欣痛苦不堪却又狂笑不止的跳蛋,此时的唐欣仿佛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整个身子都是细密的汗珠,而且浑身的肌肉都在抖动着,两眼失神,连口水从嘴角流出来都不自知。
 
  这便是为什么唐欣见了水仙噤若寒蝉的原因,但这种刑罚并不能随意滥用,唐欣也是无意间犯错被水仙逮住机会狠狠折磨了一番。唐欣从来不知道痒也能成为刑罚,把人折磨到疯狂,而且是直接施加在女人私处的酷刑。熬刑过后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的唐欣,隐约听到水仙说这次玩得不过瘾,下次要用重刑,连续高潮之后再施以痒刑,并且要重复多次,用上阴蒂刷。因此唐欣在被折磨之后的日子里,不但谨小慎微从不犯错,更是寻求一切上位的机会,所以才有了把柳芸拉下水,向梅姨邀宠的计划。
 
  从那之后,每当阴蒂被人揉捏挑逗,唐欣都会忍不住回想起那次痛苦经历。
 
  所以当沈武用大拇指揉搓小肉芽的时候,唐欣一下子从情欲萌发的状态下回过劲来,用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推开沈武,喘息着说道,「五哥,先放过欣奴,欣奴有正事需要您帮忙。」

Tag:

    美女

    热门排行